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n.com

 
 
 

日志

 
 
关于我
don

广州番禺沙湾人,1985生,爱独处,也爱非群体活动,例如骑自行车,所以有一台很浮夸的山地车,却用来跑公路,不求快,但求有型,更要有趣。也喜欢拍照。爱好传统民俗。非新闻学毕业,却天生有强烈传播欲,无法根治。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大论:“南番顺”与广州城之我见  

2011-01-16 03:47:4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番顺”之我见 - don - don.com
这幅展览于深圳博物馆的日军侵华用广东地图可见,可以看到当年南海和番禺的分布。 
 

南番顺,即南海、番禺、顺德,曾几何时是乡下、乡村的同义词。

这种概念,可能形成于民国广州市政府建立之前。因为当年在华南,算得上大城市的的确只有广州,南番顺当年顶多只是乡村,好一点的就是乡镇。

而且,当时的广州城不分越秀、东山、荔湾,只简单分为西边南海,东边番禺,以如今北京路为界南海番禺两县某程度上类似于今天的荔湾与越秀之分,对上都隶属于“广州府”。县除了管理广州东西各半的城区,还管城外的大片乡村、郊区,从东南西北包围广州城。

这些如今被分为白云、天河、黄埔、萝岗、海珠等的地方,当年还没细分,均是郊区,不是属于番禺就是归属南海。加上不远处的顺德,是三个距离广州城最近,关系最密切、最唇齿相依的县。于是那时广州城里的人会叫周边的郊区为“南番顺”,而不是叫芳村、白云、萝岗。

情景剧《七十二家房客》,民国差佬三六九千方百计逃避调去“番禺”(当年广州城外东南北三方的郊区属于番禺县,包括今天番禺、黄埔、海珠、萝岗、白云、天河等区)当差,怕那里土匪多,工作辛苦,正是“番禺即乡下”的历史还原。

有趣的是,当年番禺和南海明明管广州城,县政府也在城内,但大家几百年甚至上千来都习惯叫广州城做“广州”,改不了口,“南海”、“番禺”变成了指代城外的乡下地方。这其实不难理解,情况就好像到今时今日,无论广州人和南番顺人,都习惯管广州城区叫“广州”,而不是分开西边两块叫荔湾、芳村(已并入荔湾),东边三块叫越秀、东山(已并入越秀)、天河一样。反而在市区广园路办公的白云区,其“广州郊区”的形象却一直深入民心。住在白云、黄埔两区较远的广州人,也常管去市区叫做“出广州”。这与白云和黄埔是否广州市属区没关,而是它们与广州的城市化是否对接得上有关。只要城乡差异依然存在,叫法、乃至归属感的差异就会如影随影。

言归正传讲南番顺。后来民国创立广州市的建置,南海县才从广州城西迁到佛山镇再到桂城新地,而番禺县就从德政路往东迁到新造再到市桥,两县部分辖地先后划入广州市或佛山市,县域大缩水。如今南海在行政上已和广州市无关,看不出曾经有血缘关系;而番禺被广州“挥之则去”几十年后,1975年起又“招之则来”,成为广州市下辖的县,后来好听一点叫“市”(注意:是县级市,和从化、增城一样同属广州),到现在干脆叫“区”。

因此,历史上出自南番顺的很多名人,当中有部分未必就是今天的南番顺人。例如广东南海人詹天佑,其实是今天的荔湾区人,又如广东番禺人邓世昌,其实是今天的海珠区人。当然,南海人梁启超今天仍是南海人,番禺人冼星海今天仍是番禺人,也是不争的事实。与此相比,顺德名人的归属争拗就少得多,因为它的县域自古以来基本稳定,有小变化但少有大变动。

所以,南番顺的概念是属于一个时代的产物。放在今天,如果还笼统地说南番顺等同于乡下,肯定已经不合适。毕竟南番顺正在或已经城市化,就好像三十年前人们觉得天河还是乡下,但现在只会觉得那里是“广州的中环”一样,连天河还有龙洞等郊区都记不起了。谁敢担保南番顺的城市化不会比天河走得更前?当然,城市化的脚步走得太快,有时也不是好事,那只会令很多美丽的乡下变成城中村,然后被整改、拆迁,不留下一点痕迹……


所以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民间有南番顺与广佛城市相对立的情绪。某程度上,似乎可以等同于“我很受伤”(南番顺)和“我很优越”(广佛)的对立,似乎一切有道理的没道理的争拗,都可以归结到这个对立问题上。只是我百思不得其解:城乡关系真的应该如此水火不相容吗?陈扬《番禺,番禺!》一文给了我一点启发,相信也讲出了不少人的心声。在这里强烈推荐:《番禺,番禺!》:http://epaper.oeeee.com/G/html/2010-04/14/content_1054761.htm

 

PS:最后,身为番禺人、沙湾人,想讲几句公道说话。别人的“广州亲戚”可能“又食又拧”,“无好过有”,但我的广州亲戚没有这样。我还有一堆广州朋友,他们大部分人像我爱番禺一样爱广州,这没有成为我们相处的隔阂,反而变成我们发展友谊,彼此分享心头好的基础。因为我们都喜欢自己的地头,就算经纬各异,但这种热爱是相通的!当然,我也见过有广州人很看不起其它地方,有过分膨胀的优越感,但如果单纯以一个地方来判断那里的人是好还是坏,这比十二生肖和十二星座更不靠谱、更不可信。至少我在广州读书、工作,在番禺老家休息的这8年,应该是有资格说出以上体会的。

 

■图文:don

  评论这张
 
阅读(8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