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n.com

 
 
 

日志

 
 
关于我
don

广州番禺沙湾人,1985生,爱独处,也爱非群体活动,例如骑自行车,所以有一台很浮夸的山地车,却用来跑公路,不求快,但求有型,更要有趣。也喜欢拍照。爱好传统民俗。非新闻学毕业,却天生有强烈传播欲,无法根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迷信是科学的归宿?》(作者:易方)  

2007-08-30 12:48:24|  分类: 书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新快报》的副刊看到了这片网文,很受启发,尤其是作者在后面提到的苏格拉底以圆圈比喻已知与无知的关系的故事。特意在此转载。

 

………………以下为转载部分………………

 

迷信是科学的归宿?

作者:易方

 

在认真深入地研究科学史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科学与迷信实在是一对孪生兄弟,或者说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密不可分。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迷信乃是科学的唯一归宿。

 

在无限浩淼的茫茫宇宙中,人类是如此渺小和无助,人类的智力和才能是如此有限,这就是鬼神观念产生的根源。简单的说,迷信产生于人类无知和无能的本性。

纵观人类智慧发展的历史,我们发现,越是在早期的蒙昧时期,人们越是迷信。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但有一点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那就是各种迷信故事都是当时最有智慧的人编纂出来的。确实,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鬼神观念都有完备严谨的体系,善恶相济,相生相克,无不蕴含着深刻的哲理。这绝对不是愚昧的人们可以创造出来的。至于各教派的经典教义,那更是真正超凡脱俗的智者编撰的。

 

人类以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为界限,与鬼神划分了势力范围:已知的和力所能及的范围都亲自打理;未知的和力不能及的范围都交给鬼神统辖。之所以要有鬼和神的区别,只是因为那些领域中一部分是我们所期望的,于是由神仙管理;另一部分是我们所恐惧的,只好交给鬼怪处理。但神仙的力量总是可以压制鬼怪,这也正是人们的愿望。

 

在科技日益发展的现代,人们其实仍然很迷信。迷信的情况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偏远落后科技不发达而且信息闭塞、教育不够普及地区的人们,因为高度无知,所以十分迷信。这与早期的先民类似。这类迷信可称为“先天性迷信”

 

第二种是本来不迷信的人,由于意外的沉重打击或者遭遇到不可抗拒的神秘阻力而迷信,可称为“获得性迷信”

 

第三种就是像我这样生活在文明时代,饱受现代科技文化的熏陶,自我感觉良好的芸芸众生。我们天真地拒绝一切迷信思想,不相信任何怪力鬼神,只是一味地迷信科学,但却常常在大都市中,与夜深人静之时从噩梦中惊醒,并煞有介事地对自己的梦境进行一番“理性的”分析。这一类迷信可以称之为“补偿性迷信”

 

十分有趣的是,但凡顶尖的科学家,最后都要向上帝或者神仙求援。他们是第二类迷信的一个特例,可以姑且称之为“智慧型迷信”

 

众所周知,经典力学的集大成者,站在巨人的肩上雄视宇宙,亲手为大自然制定运行法则的牛顿,晚年就十分迷信。他的万有引力定律揭示了天体的运行规律,确立了宏观宇宙的秩序,但他找不到“第一推动力”,于是只好借来“上帝之手”。

 

爱因斯坦可谓牛顿之后最伟大的智者,他的相对论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宇宙观和时空观,但他一直“信仰”宇宙是简单完美的,所以他晚年拒绝接受他自己开创的量子理论,因为这个理论有悖于他对简单完美的宇宙的信仰或者说迷信。面对蓬勃发展的量子理论,他无奈地高呼:“上帝不掷骰子!”如此固执的信仰,与迷信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霍金教授也相当迷信。不必说他的《时间简史》中“上帝”这个字眼的出现率有多高,也不必说他有多么迷信爱因斯坦,单看看他一生的主要转变就可以知道了。

 

霍金教授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研究宇宙的起源和黑洞,成功的论证了“奇点”的存在,但因为奇点会引出上帝,所以他晚年极力回避奇点和黑洞,提出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有限无界”的宇宙模型,否定了自己一生的主要成就。

 

那么,为什么顶尖的科学家比我们芸芸众生更加迷信呢?

 

古希腊智者苏格拉底的故事很有启发性。苏格拉底总是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学生问他是不是谦虚,他说不是。见学生很困惑,他就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并告诉学生:圈子里面是已知的知识,圈子外面是未知的知识。你的圈子小,所以接触的未知领域小,于是自以为无所不知;我的圈子大,接触的未知领域大,所以我觉得自己很无知。

 

苏格拉底不愧是智者,他的讲解生动简明。

 

确实是,越是顶尖的科学家和智者,越是接触到更多的未知领域,遇到更加令人困惑和无能为力的问题,所以他们更加容易敬畏“上帝”。

 

也许,迷信是科学的最好归宿。

 

转载文章选自2007.08.29广州出版的《新快报》B14版(新副刊·娱间道)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